• <video id="v6gkq"><span id="v6gkq"><delect id="v6gkq"></delect></span></video>
  • <source id="v6gkq"><mark id="v6gkq"></mark></source>
    <video id="v6gkq"></video>
    1. 返回首頁

      金嗓子30萬美元騙羅納爾多代言,被大羅告上法庭后,結果如何了?

      來源:www.baltimoreindoorgardensupply.com???時間:2022-05-30 10:10???點擊:222??編輯:廣宗???手機版

      一個貪念在先,一個有意扯虎皮做大旗,當事雙方都有責任。打官司,證據呢?付了真金白銀,銀行有數;承諾的話,沒字據、錄音等,很難說服法官…始于雅室止于雅室

      金嗓子喉寶女老板江佩珍于2003年趁羅納多爾隨皇馬到中國之機,以30萬美元邀請大羅共進歺,羅高興地去了,席間,江請羅拿著一盒金嗓子拍照,并保證不作商業用途,其實她暗中叫人錄了相,大羅走后,她就剪輯成廣告并在電視臺播放,收到巨大的商業利益。羅幾年后知道受騙了非常氣憤,想把金嗓子告上法庭,但經過金噪了的協調和足夠的補償,此事就不了了之了。

      此事作為商業策劃和商機,金嗓子是作得很精明的,但作為商業道德欠妥,如果當初把事挑明,并付足夠抱酬,大羅不一定不答應做這一代言人。

      金嗓子女掌門人江佩珍被限制處境,怎么回事?

      在國內橫行了二十余年的“金嗓子”,如今竟“失聲”了。

      據中國財經網報道,繼2019年的限制消費以后,“金嗓子”的創始人江佩珍再次陷入了“限制出境”的窘境。

      這一切的開端都是因為一筆5000萬的廣告費。

      2016年,“金嗓子”旗下的“金嗓子食品”開發了一款“草本植物飲料”的產品,并與《蓋世音雄》和《蒙面唱將猜猜猜》兩檔綜藝節目簽訂了廣告合同。

      在這紙8000萬的合同當中,“金嗓子食品”首付1500萬,但在節目播出以后,“金嗓子食品”遲遲不肯支付尾款,因此,這兩檔節目的廣告代理商“星空華文”將“金嗓子”告上了法庭。

      在這場官司當中,“星空華文”成功勝訴,在法庭的判決書當中,“金嗓子食品”應支付尾款5167萬。

      但在法定判決出來后,“金嗓子食品”依舊沒有償還欠款的意愿,因“金嗓子食品”為“金嗓子”旗下的子公司,企業資產只有百余萬,并沒有能力償還五千余萬的廣告費。

      網友不禁唏噓道:這家以潤喉糖發家的公司,吃相竟如此難看。

      一、18歲的副廠長江佩珍大概不會有人想到,“金嗓子”的前身竟然是一家糖果廠。

      大名鼎鼎的“金嗓子”之母江佩珍,也并非是這家工廠的創始人。

      但她的一生,絕對算的上是傳奇。

      1946年,江佩珍出生在廣西平南的一個貧苦家庭當中,家中有一個哥哥和四個弟弟妹妹,生活異常艱辛。

      13歲那年,江佩珍的母親因故逝世,只剩下父親來支撐一家六口的生活開銷,讓原本貧困的家庭雪上加霜。

      為了能讓弟弟妹妹有更好的生活,江佩珍不得不放棄自己上學的機會,來到了柳州市第二糖果廠打工。

      盡管沒有受過很好的教育,但江佩珍憑借著自身的努力還是在這家不大的糖果廠闖出了一片天地。

      剛進入糖果廠時,江佩珍只能從最簡單的工作做起,在流水線上當一名技術工人,但她并不想止步于此,跟著工廠的師傅認真學習各種各樣的技術。

      在接下來的五年時間里,江佩珍從一個技術工人提拔為了小組長,后期又被提拔為車間主任,在她18歲那年,更是被破格提拔為了副廠長。

      在當上副廠長以后,江佩珍深知自己不僅是職位上的轉變,更是一次身份上的轉變,她從一個技術工一躍變成了管理層,這意味著她將需要更多的專業知識去支持她的工作。

      連初中都沒上完的江佩珍明白自己的文化水平是一個很大的缺陷,因此她找來了高中與大學的課本進行自學,盡管沒有文憑來佐證她的學識,但她憑借著多年的工作經驗以及刻苦的學習態度,很快便勝任了這份工作。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33歲那年,江佩珍成功轉正,成為了柳州市第二糖果廠的廠長。

      此后,江佩珍便開啟了一段屬于她的“傳奇”。

      二、糖果廠生產出的“金嗓子”?在江佩珍的經營之下,糖果廠在短短十年間從最初接手時的虧損發展到了年產億元的大廠,簡直是造就了一個奇跡。

      而江佩珍經營糖果廠的這段經歷也被編纂成了《中國女人江佩珍》、《柳州女人江佩珍》這類書籍進行出版,成為了名極一時的“商業紅人”。

      可隨著生產規模的越來越大,問題也暴露的越來越多。

      山寨產品頻出、原材料上漲、產品種類單一,這都成為了糖果廠所面臨的難題。

      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糖果廠的轉型迫在眉睫。

      1993年底,為解決糖果廠面臨的困境,江佩珍不遠千里跑到了華東師范大學,找了十幾位教授,希望他們能夠對糖果廠的轉型提出一些建議。

      看著這位出身貧困、富有創造力的“女強人”,一位名叫王耀發的教授被打動了,他拿出了自己的“獨家秘方”給江佩珍,并表示自己的行為是無償的,不需要她出任何的資金。

      這個配方就是后來的“金嗓子”。

      為了表達對王耀發的感謝,江佩珍在“金嗓子”的包裝封面印上了王耀發的頭像,相信吃過“金嗓子”的讀者,應該都有印象。

      這款潤喉糖一經生產便受到了市場的熱烈反響,第一年就以黑馬的姿態創下了六千萬的產值。

      但嗅覺靈感的江佩珍并沒有因為這次的勝利而沖昏頭腦,她很清楚,“金嗓子”還會有更大的潛力。

      1994年的年底,江佩珍斥巨資成立了廣西金嗓子制藥廠,開始批量生產這款潤喉糖。

      為了讓“金嗓子”更加有影響力,江佩珍花500萬在央視播廣告,在增強品牌影響力的同時,進一步拓寬了國內的市場。

      在接下來的十幾年里,“金嗓子”連續蟬聯同類商品全國銷量第一的寶座,到2012年“金嗓子”的營收超過了6個億,2015年上市以后,“金嗓子”的產值更是突破60億港元的大關,發展速度之快不禁讓人咋舌。

      也正是在這年,“金嗓子”卷進了那場“廣告費”風波當中。

      三、“騙了”羅納爾多當代言人?其實,2015年的“廣告費”風波,并不是“金嗓子”第一次在廣告上面翻車。

      很顯然,作為一款零售價僅十塊的藥片,“金嗓子”勢必要通過高額的銷量才可以獲得大量的利潤。

      也正是因為如此,“金嗓子”每年在廣告及營銷上的花費高達營收的百分之八十以上,即使是如此,該工廠每年也都能穩定獲得上億的利潤。

      早在2003年的時候,羅納爾多便曾跟隨自己的隊伍皇馬來中國參加活動,江佩珍腦筋一轉,想了個歪主意,便斥資30萬美元請來了羅納爾多共同進餐。

      在進餐的過程當中,江佩珍展現出了自己“狂熱粉絲”的形象,忽悠羅納爾多穿上了印有“金嗓子喉寶”的6號短袖,并舉起了“金嗓子”,而后拍了一個短視頻。

      對,就是你想的那樣,當年那個火爆大江南北的金嗓子廣告,就是這么來的。

      隨著這條廣告的走紅,金嗓子不僅成功讓全國人民記住了“金嗓子”這款產品,還成功打開了國外的市場,可謂是一箭雙雕。

      在免費給“金嗓子”當了四年的“品牌代言人”以后,羅納爾多才后知后覺的發現自己被利用了,一紙訴訟將江佩珍告上了法庭,并索賠了1000萬歐元。

      雖然這件事令“金嗓子”在短時間內元氣大傷,但名聲已經打了出去,這筆錢遲早能夠賺回來。

      誰知道到了2015年,“金嗓子”又因廣告費的問題被推向了風口浪尖,在外界看來,實在是丟人。

      四、“失聲”的“金嗓子”至于為什么不愿意付這筆廣告費,在“金嗓子”官方的說法當中是:對節目的收視率不滿意,所以拒絕支付尾款。

      但在最初簽訂的合同當中,雙方曾就此問題明確過一條:若收視率為達到出資方滿意,則可以酌情依照百分比折扣尾款。

      因此,在法律的判決當中,這筆本應支付8000萬的款項在除去1600萬的預付金后,折扣為5167萬元,這是基于在雙方合同之上的。

      據網友揣測,之所以在判決以后“金嗓子”仍不愿支付這筆尾款,是因為自己的產品銷售情況并未達到預期,因此“金嗓子”才選擇了“賴賬”。

      隨著時代的發展,年輕人的需求越來越旺盛,“金嗓子”的老品牌也在面臨著轉型,同時進行著不同的嘗試,但對于這款新產品來講,前期銷量不好,如今又陷入了“丑聞”,基本上算是涼涼了。

      的確有不少著名企業家在創業初期會“投機取巧”,但要想把一個企業做大做強,信譽和商譽才是第一根本。

      如今,“金嗓子”的靈魂人物江佩珍不僅被限制消費、禁止出境,還被扣上了老賴的帽子,只為了逃避一筆“廣告費”,這實在是不值得。

      “金嗓子”的未來到底該何去何從?我們只能夠拭目以待了。

      確有此事!

      廣西金嗓子與球星羅納爾多的“恩怨”在說正題之前我們先說下一金嗓子與巴西球星羅納爾多之間的恩怨;

      2003年,當時最炙手可熱的足球俱樂部“皇馬馬德里”開啟了中國行 ,效力于皇馬的足球明星羅納爾多隨隊來到中國。

      當時商業嗅覺極其敏感的江佩珍找到中間人,邀羅納爾多參加了一場了私人飯局,后讓羅納爾多右手拿著一盒“金嗓子喉片”,身穿印有“金嗓子喉片”的衣服拍照,但未告知羅納爾多該照片用于廣告,也未簽訂合同。事后金嗓子支付給羅納爾多30萬美金。

      當時的羅納爾多以為這30萬美金只是吃飯的“出場費”。要知道當時羅納爾多的廣告代言費可是千萬級別。

      羅納爾多離開中國后,其所“代言”的金嗓子喉片廣告出現在各大電視臺,金嗓子一舉成名。

      直到2007年,緩過神來的羅納爾多決定起訴金嗓子,但因為跨國官司非常繁瑣,最終雙方私了和解。

      廣西金嗓子掌門人江佩珍被限制出境2016年4月,金嗓子與星空華文傳媒就達成了《蓋世音雄》與《蒙面歌王第2季》兩檔節目合作約定,合同金額8000萬元。

      金嗓子是為了推廣新推出的草本植物飲料,但合作雙方卻在2017年因收視率和廣告費支付等問題起了糾紛,無奈對簿公堂。

      該案于2019年6月進行了二審,最終金嗓子敗訴,被判決支付給星空傳媒5194.98萬元。

      2019年9月19日,金嗓子因拒絕支付5000余萬元被納入失信企業,實際控制人江佩珍被限制高消費。

      今年5月26日,金嗓子實際控制人江佩珍被列為執行人,并限制出境。

      值得注意的是,執行信息公開網上判定金嗓子:“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

      結語且不論金嗓子與星空傳媒之間的是是非非,單就其欺騙羅納爾多拍照并用于商業宣傳來看,金嗓子作為一家大型企業,確實做的不地道、不誠信!

      近年來,金嗓子的產品單一問題也亟待解決。

      從老劉個人角度而言,還是希望金嗓子能履行執行決定,并走出陰霾,畢竟一家企業從創立到發展都不容易!但是一定要誠信經營!

      對于此事大家如何看待?歡迎留言評論。

      評論點贊,腰纏萬貫;關注老劉,越來越牛。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亚洲精品国产精品乱码无卡_97视频全国精品_一级大片有免费无码_亚洲av免费性爱网站